敌人远近后方的游击战争与敌人对晋察冀边区的“围剿”

 

有些人感觉抗战中群众动员工作是重要的,但总以为这非三个月半年之后不能见效,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们到晋后不到一个月功夫,在晋东北和晋西北地区,大大地发扬了群众参战的热情,成立了大批游击部队。这些群众武装组织,今天还留在敌人远近后方,协同我们的正规军队,在晋察冀边区、晋西北及正太路以南地区支持着顽强的斗争。他们已不仅能够配合正规军的游击部队行动,而且可以独立行动打击敌人。

 

那些区域可以说是军队与民众亲密结合起来,创立了与敌人持久抗战的坚强根据地。

 

在那些区域活动的我军及群众武装,开展了模范的游击战争。由于他们的积极行动,不独使敌人的后方交通时刻受着破坏与威胁,而且在广大的领域内,敌人无法建立其伪组织。敌人的小部队不敢进入游击区域,而游击区域又随着游击部队的积极活动更加扩大,游击队也繁殖得更多。几百万同胞在这些武装力量的掩护下,保持了生命和财产的安全,没有遭受亡国奴隶的惨痛。

 

敌未攻入太原前,虽已感受其远近后方被破坏骚扰而带来的各种损失与困难,然而为着达成其攻占太原的军事计划,不能分出大的力量以对付后方。在占领太原以后,逼使它不得不以大的力量进行肃清后方的工作。它以将近两万人的军队,配备骑兵、大炮、坦克和飞机,分成八路对晋察冀边区举行“围剿”,另以五个支队向晋西北地区进攻,以若干支队向正太路以南进扰,企图消灭我晋察冀边区的军队和游击队,驱逐晋西北及正太路附近的游击部队,以便将来向南继续进攻。

 

一个多月来的斗争,我们部队配合当地游击队,以灵活的游击战术,曾给进攻之敌以重大的打击。虽有某些城市已被敌人占据,然而乡村仍在我游击部队手中。每次战斗的结果,敌人的伤亡总是远远大过我们的。有些城市,敌来之时进行了坚壁清野,敌进之后被我游击部队四面包围,断其交通接济,敌在非常困难与不断削弱的情况下,又将城市放弃。在那些区域,我们就是这样地正在与敌相互争夺着。

 

游击队在斗争过程中,学得了许多战斗的经验。他们与当地群众有亲密的关系,熟悉当地地形道路,能时常给敌人以奇袭。有一次敌千余由寿阳向盂县进攻,事前被盂县游击队侦知,他们就设伏于险道,待敌进入,突然袭击,敌伤亡五六十人,我游击队仅伤五人,停止了敌人的前进。后敌查明是当地游击队,次日复进,然此时附近正规部队得游击队之报告,赶来增援,又给敌以严重打击,敌伤亡百余人而退。这里可以看出,游击队是正规军作战最有力的助手,时常成为正规军的耳目。

 

地方群众在斗争过程中,也学习了许多斗争的经验。在敌人奸淫烧杀抢劫之下,情绪愈见激昂。他们逐渐学会了坚壁清野、封锁消息和肃清汉奸等种种对付敌人的斗争方法。有一次敌两三千,以坦克为前导,由易县向紫荆关方向进攻。沿途群众坚壁清野,躲避于两边山地。敌进入后,正规军队袭击其先头,两侧群众协同游击队登山袭扰,敌疑被我大军包围,仓皇后退。是役敌伤亡甚大,我缴获步枪数十支,并夺得坦克一辆。

 

在群众斗争开展的条件下,汉奸不敢抬头活动,敌人进到之处,已不能顺利地建立伪组织和伪军队。因为群众相信可以与敌坚持斗争,敌人无法欺骗,汉奸分子亦畏惧群众力量,不愿出头组织。故敌这次进占涞源将近一星期,伪政权始终没有建立,经过游击队配合群众包围袭扰,敌乘夜逃退。

 

晋察冀边区乃太行山、恒山、五台山山脉纵横交接复杂险要之广阔地区,极利于游击战争之开展,群众已经发动起来,敌人的“围剿”是无法征服我们的。相反,时日愈久,基础必愈巩固,将成为支持华北抗战的一个坚固的堡垒。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使敌占太原后不得不暂时停止南进,至少也是敌未即南进的一个重要原因。这就使得在山西抗战中过于疲劳的部队,得着机会收容、整理与补充,保持晋南大块土地直到今天还是完整的。

 

山西抗战的几个经验教训

 

几个月的抗战,虽然有些土地与城市暂时被敌人占去,但是敌人还是付了很大代价的,而且占领地区只限于交通要道和重要城市,大块地区仍然无法统治,而抗战的军队与人民的自信心,却在斗争中大大地提高了,那种认为日寇为不可抵御之洪水猛兽的恐日观念,逐渐消失。在山西抗战的军队,大家思想着如何巩固加强抗战力量,怎样努力向敌人进行长期持久的斗争。这的确是一个极大的收获,将成为最后战胜敌人的保障,中华民族独立解放的基础。

 

战争的经验告诉我们,要同日寇长期斗争,必须改善我们的作战方法。我们要依靠于持久抗战去消耗敌人,来取得最后胜利,单纯防御的正面抵抗,是不能达到目的的。由于有在敌人侧后积极活动的配合,忻口支持了将近一月的抵抗,而且还可以继续支持。敌占太原后不得不停止前进,去肃清其后方,这就使战争能持久,敌人的消耗愈大。反之,平汉线的战斗,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不能抵御敌人进攻。如果当时将主力使用于平汉线之西,依靠太行山脉侧击敌人或扰击敌侧后,以配合正面抵抗,这种积极的防御,我们相信,敌人决不能在突破保定后能够不遇抵抗地突进三百余里,而达正定、石家庄。这样不仅平汉线可以持久抗战,而且能够配合晋北抗战获得胜利,以开展华北整个局势。

 

敌占南京、杭州、济南后,中国不屈服投降,它是不会停止向华中和华南进攻的。但敌人战线愈长,兵力愈分散,困难愈多,弱点愈容易暴露。根据山西抗战经验,我们认为今后的抗战,除正面必须选择要点,依托坚强工程,加以顽强抵抗外,应以精锐部队,组织野战兵团,伸入敌侧后,抓住敌之弱点,求得运动战,给以打击,或诱敌于运动中消灭之。战争的运动性增大,是只利于我而不利于敌人的。

 

抗战的军队要有坚强的统一的指挥,并且严格军队的作战纪律。军队间应有坚强的互信心,以求作战中切实协同与配合。抗战军队应在忠诚于民族、国家的前提下,去执行自己的战斗任务,一方面保障每一个命令的完成,同时又需要见机而动,不失去每一个能够打击敌人的机会。高级指挥机关应给前线指挥员以机动的可能,对其机动处置所得的胜利,加以表扬;稍有过失,则不应责之过甚。

 

山西抗战的经验又告诉了我们,不仅在敌人深远后方可以发展人民的游击斗争,而且能够收复广大领土,成为持久抗战斗争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力量。敌人以正规战争从正面击退我军比较容易,而肃清后方游击战争则成为不可能。在今后抗战过程中,要以更大的注意和努力开展群众运动,特别是派出许多小的游击队,配带大批民运和军事工作干部,定下与人民国土共生死存亡的决心,深入敌之远近后方,领导组织民众游击战争,是一个急迫的战斗任务。

 

抗战军队与人民关系急须求得改进。军队侵犯群众利益的现象,必须从加紧部队政治教育和严格军队纪律两方面去加以消除。纪律好的军队,要进一步在自己活动区域,加紧地方群众动员组织工作。要使一切抗战的军队,不独成为群众亲切爱戴的人民武装,而且成为动员群众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真正达到军民合作一致抗战的要求。破坏群众利益,客观上是帮助敌人欺骗民众。“这样,不如让日本军队来”的怨言,足够使我们警惕其危险!

 

最后,一切抗日军队必须建立健全的政治工作。应视政治工作是巩固和增强战斗力量的武器,是抗战军队的生命线。这首先要建立健全的政治组织,应把政治工作的基础建立在连队之中;要提高政治机关在部队中的威信,这又依靠于政治机关用自己负责的实际工作和军事指挥人员对政治机关的重视与尊重去达到。政治机关应当对部队进行系统的抗战教育,增高战士信心,保障战斗任务的完成,应当发动和指导部队进行居民中的工作和瓦解敌军工作。

 

*这是任弼时任军委总政治部主任和八路军政治部主任时写的文章,刊载于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三日至十六日的《新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