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帝国主义,原来是想不费什么气力,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要达到完全侵占我们整个华北的目的。现在怎样呢?在表面上虽然算是暂时的掠夺了我们华北绝大部分的领土,特别是大城市和交通线。但是他原来那样美满的计划,显然是失败了!

只拿山西来看吧!日本帝国主义开始的打算,是迅速顺利的、长驱直下风陵渡的。结果,由于在山西抗战的军队,是无比的英勇,不断地给以坚决顽强的抗战,使日本强盗不能不付极大的代价,经过几个月的血战,然后才能取得太原。平型关之战①,给了敌人以重创。实际上并不算天险的忻口②,却能阻敌二十余日不能前进一步。这是出乎我们凶横残暴的敌人意料之外,而不能不为之胆寒的。这就使敌人在占据太原后至今还不敢南犯;使在山西所有英勇抗战的军队,争取了更多的时间,进行整理和巩固新阵地的布置,使广大的晋南地区,仍安然的保持在中华民国的旗帜之下。造成这样的局面,一方面由于我友军不顾一切牺牲,以坚决抗战到底的精神,不断地给予敌人以巨创,树立了许多光荣不可磨灭的功绩。

另一方面,在晋察冀边与晋西北广大地区,我军积极活动,一刻不停地迷惑敌人,扰乱敌人,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破坏敌人的交通,特别是广大民众抗日斗争的发动,广泛的群众游击战争的开展,与游击战争根据地的创立,一天一天的增加着敌人不可克服的“后顾之忧”,是有着很大的配合与牵制作用的。

我们在晋酉北是怎样战斗着的?

主力和支队巧妙的配合起来,积极地打击敌人。

我军是十月初到达神池、宁武,当时敌已占朔县,固守阳方口、大水口,我们的部署:决派宋支队③绕攻敌后,进占井坪、平鲁,打击敌人,迟滞敌向神池、宁武之前进;一方面将我另一部置于长城利民堡附近,准备消灭由平鲁向朔县前进的敌人。布置刚完,朔县的敌人即向阳方口、大水口进犯。三日并占去宁武,恰巧当天的下午和第二天,我宋支队也完成了占领井坪、平鲁的光荣任务。同时我某部亦积极转移,于第三日占领宁武侧后之摩天岭,给宁武的敌人极大的威胁,十四日更尾敌占大牛店,于十五日赶到贺家庄之线我军之又一部,同我平原一带作战的友军,取得了密切的配合。

宋支队胜利的克复井坪、平鲁后,更积极活动于大同、岱岳、怀仁一带,使敌人顾此失彼,处境异常困难。李支队④亦开始积极行动,与宋支队遥相呼应,曾一度袭占宁武、四门。我骑兵营密切的配合着各支队日夜袭扰困守宁武之敌,特别是十三日在宁武以北袭击增援宁武之敌坦克车、装甲车五十余辆,这在敌人高傲的认为是最锐利的武器,结果,还是狼狈的败回朔县。

武宁的敌人更加恐慌了!虽然已经挣扎了几天,然而终于不得不乘着十三日的黑夜仓皇逃走,使我友军马旅和我骑营顺利地收复了遭受日寇蹂躏,横尸满地,瓦砾半城的宁武城。目睹这种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奸淫,将士对侵略者日本帝国主义,无不切齿痛恨,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怒火,更盛炽地燃烧在每个人的心坎中。

晋北持久抗战的基础,现在是胜利的初步奠定了!

要尽我们所有的力量,亲密地配合其他抗战军队作战。

我在大牛店一带,积极配合忻口友军作战之部队,是分三路进行的:一路切断崞县之十里铺;一路切断原平、崞县间之白家村,其余的一路夜袭崞县城。在十里铺附近发现敌人的汽车百余辆,满载步兵由北向南增援。长期抗战以来,全体指战员一次一次的发扬着自己的积极性。“打他一个来不及”,大家都这样准备好了。当场毁敌汽车数十辆,烧毁二十余辆。敌人认为是最利害的武器又上来了,坦克车、装甲车一齐奔向我军侧击,飞机数架配合作战。有一个模范班长,果敢的率领全班战士用手榴弹齐放,就这样将敌人的坦克车、装甲车打坍下去,同时打退了敌人增援的骑兵。敌又开来大批增援的汽车,我们的这一班英勇战士,即掩护我军安全的退出了战斗。

这一战斗,也明白地告诉了我们:在平地里,在敌人坦克车、装甲车、飞机、步兵配合作战的情况下,虽然我们少于敌人,我们却不可慌张失措,要积极的沉着的,采取适当的手段,对付敌人的进攻,才不致遭受无谓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