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代社会,大多数企业经理不可能通过采取用本地人的方式来建立经营者的约束机制。因为人员流动性加强,每个人可选择的机会很多,即使某个企业采取用本地人的方式,这些本地人也不可能象当时晋商的本地人对企业有那么强的依赖性和忠诚度。

 

  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整个世界变成了地球村,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本地人”。如果依托互联网建立类似于当时晋商的信用评价体系,企业选人、用 人、就可以先在网上看看对方的档案,看是否有不良记录,然后决定是否录用。这样,那些曾经坑害过企业和东家的人,哪怕坑害的数额很小,也会永远被排斥在职 业经理人的行列之外,这就会使职业经理人不讲信用的成本大大提高。

 

  四、身股制:既是激励机制,也是约束机制。

 

  身股制是晋商的一项重要制度,所谓身股制,即对大掌柜、二掌柜等重要经营管理人员和业务人员给予股份。因此,企业的股份就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银股,另一部分是身股。起初,银股的比重较大,身股的比重较小。到后期,许多企业身股超过了银股。

 

  在商号,也不是所有员工都有身股。一般情况下,学徒期结束,工作数年才有顶身股的资格。开始顶身股一厘或两厘,然后根据工作能力、业绩以及表现,逐步增加。增加到十厘,即一股为顶点。

 

  身股与银股虽然同股同利,但性质不同。银股的股东是真正的东家。银股对商号承担无限责任。身股只是东家对职工的一种奖励,只不过,这种奖励采取股份的形式,使掌柜和伙计们有了股东的感觉。身股负盈不负亏。身股也不能继承和转让,只是在死后还可以享受若干年的分红。

 

  在利益上,身股与银股并无差别。好的商号,一个账期每股可以分到上万两的银子。

 

  因为身股与劳动者人身相随,人在股在,人走股亡。无论掌柜还是伙计,如果行为不轨,假公济私,违反号规,被开除出号,身股就自动消失。这样,经 过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奋斗好不容易获得的身股,就会永远消失。因此,许多人就是为了身股,也不敢胡作非为。这样,身股对每个人都成了重要的约束机制。身股越 多的人,其约束力就越大。

 

  五、同乡会和会馆:既是晋商之“家”,也是约束机制。

 

  晋商离乡背井,特别重视乡情。晋商所到之处,都组织同乡会、建造会馆。同乡会定期或不定期聚会,交流信息,增进友谊,商量会事,处理商务纠纷。

 

  晋商将关公作为神灵敬奉。在各地的会馆中,为关公修殿盖宇,其目的一是请关公这位武财神帮助保护,寻求心灵上的安全感;二是借助于关圣的威慑力 量,每个人都感到,关圣每时每刻都在看着自己,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关圣的眼皮底下,这就会增加每个人的自我约束力,警告每个在外地的家乡同仁不要见利忘 义。

 

  这样,每个参加同乡会和进入会馆的老乡,既能从这种聚会中找到家的感觉,也会自觉不自觉的感受到一种来自同乡,来自会馆,来自关公的强大的约束 力。自己如果“不仁不义”、“损人利已”,就会被所有的同乡唾弃,就会遭到关公的惩罚,就没有资格和脸面再进入会馆这个“家”。这种伦理的约束,比制度的 约束更加有力。

 

  总之,在明清时期交通、通讯条件那么差的情况,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商业法规的情况下,晋商可以做大做强,可以做成百年老店,主要是因为它有一套支 撑企业做大做久的约束机制。今天,虽然我们天天在喊“做大做强”,但事实上很少有企业能够做大做强,更多的则是做大做亏,做大做垮,因为我国现有的信用体 系和约束机制难以支撑企业做大。企业规模越大,管理链条就越长,委托—代理环节就越多,给人“捞一把就走”的机会就越多,从中“捞一把就走”的人就越多。 如果信用体系不完善,约束机制不强,企业就很容易被“捞”垮。因此,企业规模是信用体系的函数。当今的中国企业,要象晋商那样做大做久,须在新的背景下建 立一套类似于当时晋商的信用体系和约束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