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北战线的形势与山西在抗战中的地位

 

当八路军进入山西的时候,平绥线上的敌人已经攻破了南口、张家口,占领了大同,正向晋北屏障――雁门关东西长城各口进攻,企图乘势攻破长城隘口,逼取太原。而在平汉线上的敌人亦正积极进攻保定,期与平绥之敌取得配合呼应,夺取石家庄。据平型关战斗〔98〕中夺获的文件证明,当时敌之主力还是用在晋北方面的。

 

因为雁门关及其东西附近地势险要,而且构筑了比较坚固的国防工事,敌知正面攻夺之困难,仍以攻占南口、大同之经验,在正面将其一部向雁门及其东西之杨方口、茹越口佯攻,用其主力绕由蔚县向国防工程较为薄弱之平型关进攻,企图突破平型关绕至雁门以南,则雁门关可不攻自破。

 

当时的情势是严重的,因为前线退守雁门长城各口的军队已相当疲劳,如果雁门长城各口被突破,敌有很大可能逼近甚至夺占太原,这时就要影响整个华北的战局。

 

山西自雁门关以南,井陉、娘子关以西系高原多山地区,对保卫华北、支持华北战局,有极重大的意义。敌人要完成其军事上占领华北,非攻占山西不可。如山西高原全境保持我军手中,则随时可以居高临下,由太行山脉伸出平汉北段和平绥东段,威胁敌在华北之平津军事重地,使敌向平汉南进及向绥远的进攻感受困难,故山西为敌我必争之战略要地。

 

依托山西宽阔而复杂的地形条件,不仅便利于防阻和迟缓敌之前进,且利于我们部分地消灭敌人。因为敌人的攻击要依靠其重兵器――坦克、大炮、飞机发挥其性能,但山西的地理条件,使敌人的重兵器大大地减少了作用,甚至失去作用(如坦克、重炮在某种地形限制下不能使用),而极便利于我们进行运动战来打击或部分地消灭敌有生力量。从全国范围来说,上海、津浦和平汉三方都是平原,交通便利,利于武装齐备之日军进攻。山西方面地形交通限制了敌人的长处,恰又补足我们的短处,便利于我们的防守、持久斗争与打击敌人。

 

如果从研究抗战经验教训的观点出发,我们觉得在整个抗战布置,至少是华北抗战布置中,没有清楚认识到保卫山西的重要战略意义,而未能以更多的精锐部队首先使用于山西的保卫,这是造成后来山西失利,致使整个华北局势处于不利的一个重要原因。否则,雁门关长城各口不致那样快就被突破,山西方面是可能在比现在有利的局势下支持更长久的斗争,并且可给敌以更多的打击,华北局势也必比今天不同。

 

八路军作战的方针和平型关的胜利

 

八路军是在支持华北战争的战斗任务下开入山西的,它是编入第二战区战斗序列,协同该区内一切抗日友军来进行战斗的。

 

在晋北战线严重局势下,八路军成为这一战区的一支生力军。所以八路军入晋时,是得着群众的热烈欢迎与拥护的,同时对于华北前线抗战军队与全国人民是一种极大的兴奋,他们对我们表示着一种极大的期望。路透社的电报对日本也带着警告式的说,日军还没有开始与中国有名的红军作战,而红军正准备着与日军长期奋斗。

 

当时我们认为,与日本军队作战,是一种弱国劣势兵器的军队与优势兵器的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军队作战,单纯采取正面防堵、依靠坚固阵地与敌对战是不适宜的,而且我们的消耗将比敌人还要大。我们认为应当采用新的战法,求得能够消耗敌人,使敌人疲于应付,使战争能持久,这就是利用山西有利的地形和群众条件,发挥我军历史上养成的特长――机动、果敢、迅速、秘密的运动战和游击战,同时组织和武装广大的民众开展广泛的民众游击战,以这样的作战方针来配合我国其他部队达成保卫山西、支持华北战局的任务。

 

在这样的作战方针下,开始了平型关战斗的胜利,以及在敌人侧后取得大大小小的胜利。平型关战斗的确是给了敌人主攻方向以有力的打击,部分地更动了敌人的作战部署。可惜在这一战役中,我国军队没有取得很好的配合,未能一举将敌歼灭,使我军能够顺利地扩张战果,绕击进攻茹越口之敌,而茹越口终于几天后被敌攻破。敌从茹越口绕至雁门、平型险口之侧后,使这些险口终不能保,晋北屏障乃为敌所占。

 

平型关的胜利告诉我们,日军并非不可战胜的敌人。它虽是组织完备有训练有战斗力量的军队,但是它仍有很多的弱点:它的步兵攻击精神并不旺盛;它疏忽于侧后的警戒;它占的阵地并非不能攻破;它运动起来很迟钝;在它轻敌的观念下产生许多可乘之机。特别在山地作战,以中国军队的勇敢牺牲精神,是可能给它打击和战胜它的。平型关的胜利,就给抗战的军队和爱国人民一种很大的兴奋,并且大大地提高了自信心。

 

敌受平型关的挫折,发现八路军以后,也就不得不相当改变自己的战术。它常使用的以支队包围或远离主力迂回我军侧后,逼我正面混乱撤退的战法,因怕我们在运动中消灭它,也就不敢轻易采用了。当它久攻忻口不能突破的时候,也未曾采用两侧山地迂回的战法,而这在别种情况下是必然要采用的。